雜食性動物

就像以前一樣 (76R)

人物偏差,背景也有很多是自己想像的 (gan

文筆真心差,但太愛76R還是厚著臉皮打完了,希望別介意啊啊啊

01

「他怎麼會在這裡?!」麥卡利驚訝的指著躺在醫務室的死神。

「似乎是士兵76撿回來的。」趴在麥卡利背上的D.VA含著棒棒糖,口齒不清的說。

「到底是怎樣才會在路上撿到死神……」麥卡利扶額。    

「話說,」D.VA從麥卡利背上跳下,好奇的走到死神旁邊,說:「好想看看他面具下面長得怎樣。」正當她要碰到面具時,一旁的麥卡利阻止了她,以防死神醒來以後的報復。

她嘖了聲,開始觀察除了面具以外的地方,「說真的,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看死神。」手不安分的在死神身上摸來摸去的。當摸到手臂時,發現衣服和手套間露出一點皮膚,並打著點滴,D.VA有些驚訝的說:「他看起來也太蒼白了吧。」輕輕摸了下露出來的皮膚,驚呼:「體溫好低!」

一旁的麥卡利盯著他蒼白的皮膚,低聲呢喃:「蒼白?怎麼……?」

「啊、啊!真的好想看死神面具下面長得怎樣!」壓抑不住好奇心的D.VA直接伸手準備抓起面具,這次先前阻止她的麥卡利默許了她的行為,心裡想知道自己的師傅變成了什麼樣子。

「你們兩個在幹什麼?」

看到站在門口的士兵76以及慈悲,D.VA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,「沒啊,只是來看看而已。」

士兵76挑眉,走到他們身旁,說:「不要去刺探別人的隱私。」

「好吧,76爸爸。」D.VA聳了聳肩,走出醫療室。

「還有你杰西,不要太放任哈娜。」

「是、是。」説得好像你沒有似的。麥卡利心想,跟在D.VA後面出去。

目送兩人離開後,士兵76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,盯著眼前的老朋友,心中百感交集。

「你一直盯著他看也不會復原,傑克。」慈悲走上前,替死神更換快要見底的點滴瓶,「他現在的狀況很差,你帶他回來時已經接近瀕死邊緣了。」到垃圾桶旁把空了的點滴瓶丟進去後,慈悲轉過身看著士兵76,「你到底在哪裡找到他的,傑克?」

02

原本和平寧靜的小村莊,現在變得滿目瘡痍,房屋沒有一間是完好無缺的,地上滿地的屍體根本無法辨認原貌,不是燒個焦黑,就是身上滿是彈孔。

士兵76眉頭深鎖,看著眼前的慘狀,內心滿是不捨及憤怒。

「死神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!」士兵76緊握著步槍,憤怒情緒溢於言表,繼續沿著滿是屍體的道路走。

越向前走,地上的屍體越來越多,幾乎都是配戴武裝的士兵,還沒乾涸的血在地上流成了一條小河,混合著泥土散發出令人作噁的臭味。在血河的盡頭,是一架燒到只剩下骨架的飛機。前面變成黑炭的屍體應該就是他造成的。76一邊猜測一邊走向還有些餘火的飛機。是利爪。他並不覺得意外。

大致確認沒有生還者後,士兵76準備回到基地時,聽到一旁勉強還有屋頂的房子裡發出了微弱的啜泣音,他連忙跑過去查看。

「嗚、嗚……」一個渾身灰塵的小孩坐在地上,在他旁邊的便是士兵76此行的目標——死神。死神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,從黑色的大衣下流出足以致命的血量。

「孩子,快過來!」士兵76拿起步槍對著地上的死神,慢慢接近小孩。

「不要!你不要過來!」小孩驚聲尖叫,並衝到死神前護著他。

「你快點來我這,他可是壞人!」士兵76伸手想將小孩拉過自己身邊,他卻高聲抵抗,「不要!他才不是壞人,他救了我,還把壞人都殺掉!」

救人?士兵76看著地上的死神,回想起以前在捍衛者時期和他一同並肩合作的光景。他放下手上的步槍,問道:「你說他救了你是怎麼一回事?」

小孩用著還有些顫抖的聲音開始講述死神是任何救他,及村民們是如何被殺的,邊講小孩的眼淚不停的流下,但他還是堅強得告訴76,死神是如何阻止利爪繼續對村民下手。

「你已經不用害怕了。」士兵76聽完溫柔得拍了拍小孩的背,問:「那些存活下來的人都去哪了?」

「他們都逃走了,只有我留下來。」小孩緊緊抓著士兵76的衣角,有些緊張的問:「你會救他對不對?」

「會,我當然會救他。」士兵76堅定的說,並丟下手中的生化力場。

03

慈悲聽完後嘆了口氣,「所以你認為他背叛利爪?」

「我是這麼想的。」士兵76靠在椅背上,盯著依舊毫無動靜的死神看,繼續說:「我想相信他。」

唉……我今天都不知道嘆了多少次氣……慈悲心想。她按了按太陽穴,有些無奈的說:「每次只要和他有關的事件,你不是心軟就是亂了陣腳。以我們捍衛者的立場,一看見他其實就是要將他解決掉的,在怎麼說,他先前狩獵捍衛者成員的行為是不被原諒的。」

士兵76面色沉重得看著慈悲,不發一語。

「但在我個人的立場上,我也是想選擇信任他。」慈悲轉身準備離開前,轉頭看著士兵76,「他目前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,現在就是等他醒過來。還有是你把他帶回來的,照顧他的任務就交給你了。」

望著慈悲離開的背影,士兵76將注意力放回依舊在昏迷的死神身上。他將手輕放在死神有些破損的面具上,溫柔的將面具取下,露出如屍體般蒼白的樣貌。

他看著眼前熟悉無比的臉龐,手指輕觸他的臉,輕聲說:「我相信你,加布里埃爾。」

04

死神昏迷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天,捍衛者基地的人們也幾乎都來探望過他,有些希望他早日康復,有些則是對他有著很大的疑慮,就算得知他已經脫離利爪。

士兵76嘆了口氣,果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原諒他之前的行為。

他靠在椅背上,盯著依舊沒有反應的死神,回想起以前他好像也曾這樣看照過對方。那時他也是受了相當嚴重的傷,昏迷了兩天才清醒過來,那陣子76也是像這樣坐在一旁照顧他。士兵76嘴角勾起,珍惜那段珍貴的回憶。

他伸了個懶腰,疲憊的趴在床上打算小睡一會,已經看照對方快三天的士兵76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夢中他和死神依舊是以前的樣子,一起並肩作戰,一起相互扶持,一起帶領世界走向和平。

05

安靜的醫療室中,床上的人睜開眼睛,看見床旁邊趴著一個滿頭白髮的人,那人睡得平穩,連他病床上的人坐起身都沒發覺。

他觀察了一下四周,馬上就知道這裡是捍衛者基地的醫療室,而且想都不用想,一定是眼前這人把自己帶回來的。還是一樣愛多管閒事啊,莫里森。死神心想。

他伸手摸了摸那顆滿是白髮的腦袋,再輕輕的把手移到了他已經帶有老態的臉上,細數他臉上的皺紋。

「也過了三十年了吧……」他有些感慨,也有些後悔,後悔自己當時的衝動及被利爪挑撥、利用。

他將手收了回來,收到一半時,本在睡覺的人抓住了他的手,說:「你醒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兩人互看了許久,死神受不了,搖了搖自己被抓住的手,「你到底是要不要放開我?」

「啊……抱歉……」他放開死神的手。

兩人依舊沉默,直到士兵76打破沉默,開口問:「所以你離開利爪了?」

「嗯。」

兩人再度陷入沉默,看著對方的臉,皆勾起以往的回憶。死神回想起對方以前的模樣,帥氣的臉龐及金色的短髮,在那個時候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跳上他的床,看著他現在的模樣,感慨的說:「你可變得真多,莫里森。」

「你也變得不少啊,加比。」76有些不甘示弱的回嘴。

兩人相視而笑。攔過他的肩膀,讓傷口還未痊癒的他靠在自己身上,「這樣就像以前一樣。」

「是啊,就像以前一樣……」76吻上他冰涼的唇,就像以前那樣。

End


+1

D.VA和麥卡利如願看到了死神面具下的樣子,但也看到了自己不該知道的資訊。

「有沒有能夠消除記憶的東西,就像Men in black裡面的那隻筆一樣。」D.VA眼神死,表示自己不會再這麼八卦了。

麥卡利表示不意外。


真結局XDDDD

玩OVERWATCH看到76幫死神補血都會很嗨 (尖叫

评论(2)
热度(63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