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無題 (76R)

算是就像以前一樣的後續

本想昨天打完慶祝一下自己生日,結果打不完QQ

結果發現今天是七夕,發上來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

01

在床上躺了一個月後,今天死神終於正式的被允許自己下床走動。久違的大伸個懶腰,輕鬆的在醫療室內走動。

「小心點,別讓傷口裂開!」一旁的士兵76有些緊張的說。

死神翻了個白眼,「難怪那個韓國女孩會叫你爸爸。」他拉開上衣,露出留有些疤痕的傷口,說:「看吧,都已經復原了。」

見狀,士兵76拉下他掀起的衣服,「……復原就就好。」

死神看見他的反應,興起了久違的玩心,曖昧的說:「怎麼?又不是沒看過。」手搭上了他的後頸,露出奸詐的笑容。

「……少囉唆。」拉開他的手,指了指一旁的衣服,說:「把你的衣服換一換吧,我們去吃飯。」

「是、是,莫里森爸爸。」

「閉嘴,雷耶斯。」

02

慈悲一打開醫療室的門,就看見兩人在鬥嘴。都幾歲人了,還這麼幼稚……慈悲無奈的想,但又覺得有些懷念,以前兩人總是這個樣子,這一個月的相處著實拯救了兩人的關係。

她看了看死神身上的衣服,發現他已經換回自己本來的服裝,只差面具還沒戴上去。看著還在鬥嘴的兩人,慈悲忍不住走過去阻止:「別在鬥嘴了!你們是小學生嗎?!都幾歲人了!」

死神嘖了聲,戴上面具,往門外走。士兵76也一同跟在死神身後走出去,轉頭對慈悲說:「一起去餐廳吧。」

到達餐廳後,死神和慈悲隨意找了位置坐下來,士兵76替兩人隨意點了個簡單的餐點後,也跟著入座。

「身體恢復得如何?」慈悲攪弄著眼前的濃湯,問道。

「很好。」死神將面具拉到足以進食的位置後,一邊吃著眼前的燉飯,一邊回答:「沒什麼問題。」

「不要邊吃邊講話!」士兵76瞥了他一眼。

「是、是。」死神乖乖的吞下嘴裡的食物。

一旁的慈悲看著兩人的互動,愉悅的笑了笑,開始吃眼前的餐點。

當三人吃得差不多時,D.VA一個跳躍,趴上士兵76的肩膀,好奇的問:「76,你在吃什麼?」

「哈娜。」士兵76拍了拍她的頭,「蔬菜燉飯,妳餓嗎?」

「剛出完任務當然餓!」她拉開士兵76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,「剛剛去了花村,真累。」她摸了摸飢腸轆轆的肚子,接過士兵76遞過來的濃湯,滿足的喝了起來。

看著快把湯喝光的D.VA,死神把自己還沒動過的麵包推到她的面前。她看著推到自己面前的麵包,開心的說:「謝謝你!」

D.VA快速的消滅眼前的食物後,拍了拍肚子心滿意足的表示自己已經吃飽了。

她盯著已經拉下面具,坐著發呆的死神,像是想起了什麼事,有些興奮的問:「你之前有沒有吃到我削的蘋果?好吃嗎?」一雙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死神。

他回過神來,想起之前自己床邊的桌上有放一盤切得歪七扭八、皮還沒削乾淨的蘋果。原來是她削的……死神心想。

「如何如何?」

「……不錯。」怕傷了她的心,死神沒有說她的蘋果有點血腥味。

「哈哈!第一次切水果就上手(雖然切到幾次手),那我在多削一點給你!」D.VA開心的說。

「……」我該怎麼拒絕她,死神覺得困擾。

03

一起吃過飯後,D.VA變得很愛去找死神玩,有時還會外加一個牛仔。

D.VA今天依舊要去找死神,準備要敲他的房門時,聽見裡面有爭吵聲,而聲音的主人正是D.VA要找的人以及士兵76。

「上次都已經看到不該看的東西,還是不要偷窺了。」她低聲呢喃,但是又止不住好奇心,趴在門上開始偷聽。

「我的目標就是剷除利爪,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為何要阻止我!」死神大聲的咆哮。

「我不想你再和利爪扯上關係!」士兵76努力壓抑著情緒,好聲好氣的和死神解釋。真像夫妻吵架。D.VA心想。

「這不干你的事,莫里森!」

就像是理智線段掉一樣,士兵76大聲怒吼:「你他媽還想再受一次傷嗎?要不是我發現你,不然你早就死了!」

「我他媽都死過一次,你覺得我在意嗎?」

聽見士兵76怒吼了聲,房間傳出打鬥的聲音,D.VA正想著要不要衝進去阻止時,剛好經過的安娜拍了拍她的肩膀,問她怎麼了。

D.VA指著傳出打鬥聲音的房間,緊張的說:「士兵76跟死神在打架!」

安娜二話不說,踹開房門,看見已經掛彩的兩人,大罵:「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鬼啊?!幾歲了還給我打架!」

兩人看著眼前的老朋友,鬆開互相抓著的領子,死神直接轉身離開房間,留下對視的三人。

安娜看著眼前滿是傷的76,嘆了口氣,上前替他療傷。一旁的D.VA擔憂的看著死神離開的方向,追了過去。

「……他剛說要殲滅利爪。」士兵76突如其然的開口,話中滿是無奈。

安娜嘆了口氣,「他想殲滅他們也是合情合理,你何必這麼生氣。」

「我怎麼能不生氣?他上次幾乎快死了!」

「唉……傑克,你總不能一輩子把他綁在身邊,他可是加布里埃爾·雷耶斯,是死神啊!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你好好想一想吧。」傷口用得差不多後,安娜拍了拍他的肩膀,離開房間。

士兵76站在雜亂的房間,沉默不語。

04

當D.VA找到人時,死神已經脫下面具,因為不是吃飯時間,坐在空無一人的餐廳,死神顯得格外落寞。

D.VA走過死神的身邊,問:「我可以坐嗎?」

「嗯。」

她坐在死神對面的位置,看著他蒼白的面孔,在看了看臉上因打架而造成的傷口,問:「你痛不痛?」

「不痛。」

沉默及尷尬在兩人間蔓延開來,D.VA忍不住,直搗黃龍,「你為什麼和士兵76吵架?」

死神沉默了一會,「我不希望他干涉我,他不希望我受傷。」

難得聽到死神說這麼多話,有些感動。感動之餘,她認真的說:「他是因為擔心你才會去干涉你。」

「……我知道。」

「那你為什麼不讓他幫你之類的?」

「……」死神沉默。

D.VA趴在桌上,決定放棄繼續勸說死神,趴著發出沒有意義的音節,中間穿插幾句肚子餓。

死神無奈的笑了下,拍拍她的頭,問:「要吃東西嗎?」

「好啊!」被死神摸頭耶!D.VA有點開心。

05

死神坐在房間,瞪著站在門口的士兵76,冷冷的說:「你要幹嘛?」

士兵76走進去後,站在他面前,「我要跟你談談。」

「你是要談利爪的事對吧!」死神拉過一張椅子示意他坐下,「說吧,你還想談什麼?」

76坐了下來,嚴肅的說:「你之後要去剷除他們可以,但我也要在你身邊,不准自行前往。」

死神沉默了一會,點點頭,答應了他的條件。

士兵76露出了微笑,拉過死神摟在懷裡,「還好你答應了,不然我真的會把你關在基地裡,綁在我身邊。」

「……你真的是恐怖情人,誰跟你交往誰倒楣。」死神靠在他肩上,嫌棄的說。

「你是在說你嗎?雷耶斯媽媽。」

「媽的,閉嘴。」

End

评论(9)
热度(46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