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奶爸與殺手 01 (76R)

名字暫定,取名廢到不行

退役軍人莫里森&現役殺手雷耶斯AU

01

站在高處,瞇起眼睛,傲視著下面的行人,艾蜜莉‧拉庫瓦,人稱Widowmaker,在電影院前停下的奧迪裡發現了目標。打開狙擊鏡,對準了他的頭,下一秒,透過狙擊鏡看著倒在地上的目標,冷冷的勾起嘴角,對著通訊器問:「我結束了,你那邊呢?」

通訊器傳來散彈槍開槍時發出的聲響,伴隨著痛苦的哀號聲。慢慢的聲音逐漸變得微弱,通訊器傳來低沉的男聲,「我這邊也結束了。」

艾蜜莉回傳消息給這次任務的雇主後,問通訊器另一頭的男人:「要吃個飯嗎?」

「不了,我還有事。」

「好吧,再見。」

這是艾蜜莉最後一次和他通話,在他失蹤之前。

02

腹部中了兩槍,大腿中了一槍,肋骨斷了三根。

皺眉看著眼前因傷口感染而高燒不退的傷患,當醫生已經十幾年的安琪拉,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尋仇的。小心翼翼的取出傷口中的子彈後,開始細心的縫合傷口。

「呼……終於處理好了。」鬆了口氣,走出診療間,對著坐在外頭的男人說:「傷口幫他處理好了。」

「謝謝妳,安琪拉。」遞給了她一杯水,接過後,喝了一口,安琪拉好奇的問:「你應該不認識那個傷患吧,你從哪裡撿到的?」

「教堂。」也幫自己倒了杯水,喝了幾口,繼續說:「不是我撿到的,是哈娜。」想起哈娜慌張的拉著自己跑到教堂,緊張的指著眼前滿身是血的人,深怕對方是否已經死亡。

安琪拉嘆氣,看著他說:「你就不怕有問題嗎?你應該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吧,傑克。」

「總不能見死不救吧。」他無奈的抓了抓頭,繼續說:「就是因為知道他非善類,才帶他來這。」送去醫院應該沒有人敢收吧……他想。

「唉……」站起身,打開診療間的門,檢查了下他的身體狀況後,說:「把他帶回你家去照顧吧,我最近很忙,沒時間照顧人。」

小心的把人放在汽車後座,準備離開時,安琪拉提著一袋醫療用品,一邊放進在副駕駛座一邊叮嚀:「要記得幫他換藥,一個禮拜後再帶他來拆線。」他點了點頭,便開車離開。

透過後照鏡看著躺在後座,一臉睡得不安穩的男人,他放慢了車速,平穩的一路開回家。

03

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潔白的天花板,他坐起身,看了看房間的擺設,舒服又整潔。

他試著站起來走動,卻發現雙腳像是被車子碾過一般,痛到不行。掙扎了一會,他放棄,乖乖坐在床上。摸了摸腰上裹著繃帶的傷口,疼痛的倒抽一口氣,已經好久沒傷得這麼重了。他心想。

大略檢查完自己的傷口後,無聊的在房裡左看右看,突然一陣腳步聲來到了房門口,聽這聲音年紀應該不大。他判斷。

看著房門慢慢的打開,門外站了個亞洲臉孔的女孩。正常的女孩看見一個滿身是傷,看起來一副壞人臉的人,一般來說是不會靠近的,但眼前的女孩開心的跑到他身旁,「你醒來了!」停頓了下,看著他身上的繃帶,有些擔憂的問:「還有哪裡會痛嗎?」

「都痛。」他直覺性的回答,看著眼前的女孩,問:「這裡是哪裡?」

「這裡是我家啊。」女孩理所當然的回答,「而且是我找到你的喔!」她顯得有些驕傲。

「妳是在哪裡找到我的?」

「我家附近的教堂,那時後我還以為你死掉了。」回想起滿身是血的男人,她那時真的很害怕。

聽完後,他開始回想自己是怎麼來到這的,但卻一點頭緒都沒有,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。

當他還在努力記憶時,外面傳來了開門聲,女孩開心的跑出去,過沒多久,一個高壯的金髮男人走了進來,劈頭問:「名字?」邊問邊把女孩拉到自己身後。

大人果然警戒心比較重,他嘖了聲,盯著男人警戒的臉,說:「雷耶斯。」

「加布里埃爾‧雷耶斯。」

tbc

最近玩Pokemon Go玩瘋了
走路走到都變瘦了 (爽

评论(8)
热度(50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