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奶爸與殺手 02

04

伸展了自己已經減緩疼痛的雙腳,雷耶斯看向站在桌子旁準備醫療用具的莫里森,盯著他的背影,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幫助個陌生人。

「衣服掀起來。」拿著藥向他走過來,他收回視線,乖乖的把衣服掀過腰上,好讓莫里森上藥。

沉默在兩人之間漫延開來,兩人僵硬的治療與被治療,直到一個門鈴聲打破兩人的窘境,莫里森快速的跑去開門,而站在門外的是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安琪拉。

「妳怎麼會來?」莫里森意外的看著像是在走自家廚房一樣的安琪拉。

放下塞滿醫療用品的袋子,安琪拉抹了額頭上的汗,說:「當然是送藥過來,都過了五天,繃帶跟藥應該用得差不多了吧!」

「其實妳打電話給我叫我去拿就好了。」

「我剛好要過來幫他檢查傷口,所以沒差。」邊說邊和莫里森使了個眼色,從其中一個袋子裡拿出一張紙交到他手上,便提著需要的用品走進房間替雷耶斯檢查傷口。

盯著手上印有熟悉面孔的黑白相片,一旁寫了密密麻麻的字,但是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個字身上。

我真的帶了個大麻煩回家……莫里森嘆了口氣,揉爛手上的紙,精準的丟進一旁的垃圾桶中。

05

男人拱著身體痛苦的倒在地上,大口喘氣想舒緩槍傷所造成的痛苦。

「死神在哪裡?」艾蜜莉狠踹地上的男人,想問出已經失蹤已久的搭檔下落。

「我、我不知道啊!」

她露出冷笑,蹲在男人身旁,拍了拍他滿身傷痕的臉,「既然不知道就去死吧。」說完,拿出藏在身上的槍,抵在他額頭上。

「不、不要殺我!」男人渾身顫抖,連忙招供:「我接到工作要殺他,但、但是被他逃了!」

「是誰付錢讓你去殺他的。」

「我不知道!」看眼前的艾蜜莉收緊扣住扳機的手指,他緊張的解釋:「是、是別人介紹的,所以我不知道雇主是誰!」

「介紹給你的人是誰?」

「不清楚,只知道大家都叫他約翰。」

聽到他的名字,艾蜜莉不屑的撇了撇嘴,盯著男人,「感謝你的配合。」收起槍,轉身離開。

在離開之際,像是想到了什麼,轉頭說:「你應該知道亂講話的下場吧,親愛的。」冷酷的眼神與臉上的微笑形成對比,令他打從心底感到畏懼。

這女人真的如傳聞中的冷血。男人害怕的看著她逐漸走遠的身影,這才鬆了口氣。

06

「你還會痛嗎,雷耶斯?」哈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雷耶斯。

「不痛了。」難得露出笑容的雷耶斯,讓哈娜開心的像要飛起來了一樣,回敬一個大大的笑容,愉悅的跑出房間向莫里森報告他的情況。

過沒多久,莫里森走進房間,「你能下床走動嗎?」

「嗯。」他點了點頭。

「那就準備一下吧,要去拆線。」莫里森放了一套衣服在他床上後,便轉身走出房間。

他拿起床上的衣服,不是他原本穿的那套。想起自己的衣服上好像都是血跟破洞,而身上的槍在逃亡過程中弄丟了,他嘆了口氣,可惜那價格不低的散彈槍。

快速的換好裝後,他走出房間,這是他一個禮拜來,第一次看清楚這個房子長得怎樣,漆成淡藍色的牆壁,清一色都是木制的傢俱,雖說不高級,但卻給人相當溫暖的感覺。

他走到茶几前,上面拜了一些相框,大多數都是莫里森與哈娜的合照,這些對他來說沒什麼吸引力,而引起他興趣的是擺在當中的一張合照。拿起它,是一群美國士兵開心的模樣,而莫里森也在其中。

「看他體格這麼好,原來是軍人出身的。」他低聲喃喃,他把相框拿近,看見軍服上的勳章,有些驚訝,是海豹。以他的年紀來說,退役得有些早。將相框翻至背面,發現卡榫有些鬆脫,順勢將它打開,看見裡面的相片背後空白的地方謝了一串字,『致我的兄弟』。

「你在幹嘛?」莫里森站在他身後,放下手裡的相框,轉過身,「真是深藏不露,莫里森。」

「彼此彼此,死神。」

tbc

我取名字真的很爛 (掩面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