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One more time 1~3 (涼拓)

One more time (涼拓) 有原創角色注意

最近電視上正好在撥頭文字D,雖然看過很多遍了,但想說電視也沒什麼好看的,就又再看了一次。

沒看還好,一看就掉坑了……上網把涼拓文都看了一遍,發現糧真的不多,餓得受不了的我,聽從了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老妹的建議,開始著手自己產糧。

雖然文筆真的差強人意,但如果不介意就繼續看下去吧!

01

夜色還沒完全褪去,藤原豆腐店裡便已經燈火通明。慢慢的把豆腐搬進後車廂,沒一會,要送往秋名湖畔飯店的豆腐全都放置完畢,藤原文太點起一根煙,悠閒的等著自家兒子下來。

過沒多久,一臉睡眼惺忪的藤原拓海抓了抓後腦勺亂翹的頭髮,出現在藤原文太面前,打了個大哈欠,拉開86駕駛室的門,坐了進去,動作熟練的握住方向盤。

「吶、給你。」依照慣例,遞給了他裝著八分滿的準備,漫不經心的叮嚀著:「別灑出來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把紙杯放在杯架上後,便順暢地駕車離去。

「感覺今天會發生什麼事。」看著車子駛離後,文太熄滅手上已經見底的香菸,自言自語:「應該是我多心了。」轉身走回店裡,開始準備今天要買的豆腐。

事實證明,文太的預感沒有錯。

拓海卸完貨後,道別了飯店的員工,一如往常地想盡快飛奔回家睡覺。坐上86後,用比平常在稍微快一點的速度飆下秋名山。途中,他看見了一台顯眼的黃色跑車,但歸心似箭的他,毫不猶豫的超了車,全速飆回豆腐店自己溫暖的床上。

「可惡!」高橋啟介瞪著86消失的方向,自信心大受打擊,「我的FD,竟然會跑輸十幾年前出廠的86!」

這儼然對自尊心甚高的高橋啟介來說是種屈辱,在群馬地區還未敗過,卻在今天輸給一台86,他實在無法嚥下這口氣。火速奔回赤城後,立刻向還在電腦前敲敲打打的大哥報告。

「86?」聽著弟弟誇張的描述那輛86有多像幽靈,高橋涼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轉身問坐在自己床上的啟介:「你能描述那輛86的跑法嗎?」

「轉彎像是不要命了一樣!」想起那時的情景,啟介就氣得牙癢癢,繼續說:「雖然在直線拉開了距離,但在彎道卻被他追上,貼得很緊!」

「呵……真有趣……」看了一眼還在不爽的啟介,說:「星期六的交流賽我會去。」用AE86擊敗新款的FD,真想看看駕車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高橋涼介勾起嘴角,真期待星期六的到來。

***

「好期待星期六的到來啊啊啊!!!」武內樹雙眼發光,興奮的握緊雙拳。

「星期六?」拓海有些疑惑。

「你忘了嗎?那天Red Suns不是來秋名下挑戰書!」阿樹翻了個白眼,受不了這個總是不在狀況內的好友。

「喔……」拓海抓了抓頭,還真的把它給忘了。

「所以啊!」看著眼前的好友,阿樹雙手合十,拜託說:「你看看能不能跟你老爸借車,載我們上去!」

「可是我不知道老爸那天有沒有事耶……」拓海有些困擾的抓臉,繼續說:「而且我家的車很破,你會很失望的。」

「車子破沒關係!只要能看到比賽就好!」

看著阿樹真誠的拜託自己,拓海無奈地嘆了口氣,說:「我會和老爸借借看的,但不一定能借得到喔。」

「拜託你啦!拓海!」阿樹開心地歡呼,動作誇張的手舞足蹈著。

「呃……阿樹……」

「怎麼了,拓海?」停下了動作,看著拓海指了指自己的身後。阿樹順著他指得方向看,老師笑得燦爛,全班同學都盯著自己看,見狀,阿樹尷尬得道歉,坐回自己的位置上。

「可惡啊你!竟然沒告訴我老師來了!」害我被老師針對!阿樹恨得牙癢癢地看著一臉想睡的拓海。

「我有跟你說啊……」是你自己沒發現的……拓海無奈接受阿樹的瞪人視線及一個拳頭。

「算了算了!看在你要載我上山的份上原諒你!」

「可是我還沒問過我老爸耶……」

「你一定要給我想辦法借到!」阿樹指著拓海的臉,拓海撥開他的手,嘆氣。

「……我會去拜托老爸看看。」老爸會答應嗎?拓海苦惱的想要怎麼說服老爸。

「那個……」一個動聽的女聲從後方傳來,兩人轉過頭,發現是學校校花等級的人物——茂木夏樹。此時,茂木夏樹掛著可愛的笑容站在兩人身後,說:「拓海,可以佔用你一點時間嗎?」

「可以是可以,但有什麼事嗎?」拓海一臉疑惑的看著滿臉笑意的茂木。

「只是有些事情想單獨和拓海說……難道不行嗎?」

「可以可以!」還沒等到拓海答覆,一旁的阿樹直接幫他答應。拉過對阿樹的行為有些不滿的拓海,用小聲卻激動的語氣說:「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找你單獨說話,你竟然還不答應!笨啊你!」

「可是我跟她又沒什麼好說的……」拓海感到莫名奇妙,自己和茂木唯一的接觸就是曾經待過同個社團而已。

「拓海?」被晾在一旁的茂木疑惑地看著偷偷摸摸的兩人。

「唉……走吧。」

兩人來到了學校頂樓,茂木有些彆扭的捲起手指,說:「聽說拓海之前為了夏樹和足球隊學長打架,這是真的嗎?」

「只是看不慣他的行為。」拿他和茂木的性行為說嘴,還將過程說出來,實在讓人不能忍受。想起那時的情形,拓海還是覺得不舒服。

「那個……拓海有女朋友嗎?」茂木捲著髮尾,紅著一張臉看向沒什麼表情的拓海。

「沒有。」問這個幹什麼呢?拓海疑惑的想。

「太好了!」

「……什麼?」

「沒什麼!下次一起出去玩吧!拓海!」看著一臉開心模樣跑掉的茂木,拓海現在只覺得莫名其妙。而躲在一旁偷聽的阿樹,深深體會到人帥真好的這個道理。

02

高橋啟介將FD保養的差不多後,打了通電話給正在家中趕醫學報告的高橋涼介,沒多久,電話那頭的人接了起來,劈頭就問:「發生了什麼事?啟介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想和大哥通知一聲。我今天在秋名山下的加油站遇到Speed Star的隊長,他似乎不知道秋名86的存在。」

「是想當成秘密武器隱藏起來嗎?」涼介有些不解。

「不清楚,但看他的反應,好像是真的不知道一樣。」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「還需要我再去加油站問問看嗎?」

「不用了,啟介。」走到陽台,點了根菸,「再過幾天就要比賽了,到時就能知道那輛秋名86到底會不會來。」

「哼!如果他不來,我一定會讓秋名車隊丟臉丟到家!」回想起自己被超車的情景,啟介氣得捏爆了手上空了的咖啡罐。

「嗯,先掛了。」把手機收回口袋,抖掉煙灰,想著啟介剛才所說的狀況。連本地車手都不知道的存在,該不會真的是幽靈吧。涼介失笑地搖了搖頭,對自己的荒謬的想法感到好笑。

再怎麼說,車子是人在開的,秋名也是個不大的地方,總會來的。雙指夾著菸,靠在欄杆上,更加期待著比賽的到來。

***

「老爸星期六借我車。」

「不行。」文太坐在小茶几前,看著報紙,頭也不回的直接拒絕。

「為什麼?我平常都有幫忙送貨啊!」

「那天商會有活動,需要用車。」

「唔……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。」明天上學去跟阿樹道個歉吧。拓海煩躁的抓頭,走回自己的房間。

「嘖嘖!該不會是是要載女孩子出去吧!」文太對著樓梯走到一半的拓海問道。

「才不是呢!是阿樹說什麼要去秋名山看飆車比賽!」努力的回想,說:「什麼赤城的Red Suns車隊。」

「比賽啊……」真懷念。文太點根菸,吸一口,問:「是什麼時後比賽?」

「好像是星期六晚上十點的樣子?」拓海一臉疑惑地看著莫名問這些問題的文太,雖然覺得奇怪,但礙於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,且一大早還得送貨,拓海打了個大哈欠,說:「沒事的話我要去睡了。」

「晚安。」文太盯著拓海離開的地方,不知道在想著什麼。

***

為了跟上高橋啟介的FD,池谷一個轉向過度,打滑撞上了護欄,自己受了重傷、連自己心愛的S13也毀了。

而在隔一天得知消息去探望出了車禍的池谷,拓海和一起前去探望的阿樹,結束後,便直接到加油站打工。

「這樣Speed Stars星期六的交流賽怎麼辦啊?」已經換好工作服的阿樹,和又來加油站湊一腳的健二聊天。

「不知道啊……」希望不要是我上場!健二在心裡祈禱著。

「但池谷前輩也太不小心了,竟然會在自己的主場出車禍!」

「唉……池谷就是太賭氣了,不想在自己的主場輸給外地車手,結果一個不注意……」健二抓了抓自己的頭髮,懊惱的說:「那是都阻止他了,結果他還是這麼衝動。」

「唉……星期六怎麼辦呢?」兩人一同大嘆氣。

「喂!你們兩個!」突然有人拍了下兩人的肩膀,問:「什麼怎麼辦?」

「啊!池谷前輩/池谷?!」兩人同時轉頭,驚訝的看著那個應該待在家休養,卻出現在這裡的池谷。

「你怎麼沒在家休養?」健二驚訝的看著這對方。

「我來問站長些事。」池谷稍微和他們聊了下,便走向正在休息室休息的站長。之前曾聽站長說過秋名最速的是一輛豆腐店的86,而且前幾天高橋啟介也來問秋名86的事,說不定站長知道車主是誰。

「我知道啊。」立花祐一熄滅手裡的菸,說:「他是我的老朋友。」

「真的嗎!站長!」池谷激動的說,沒一下就疼得流出眼淚,痛苦地扶著圍著護頸的脖子。

「小心點啊!池谷!」

「嘶……先別管我,站長你說認識對方是真的嗎?」

「是啊,他現在是一家豆腐店的老闆。」

「豆腐店?」秋名最速竟然是豆腐店老闆?怎麼想怎麼違和!

「沒其他事的話,快點回家休息吧你!」立花趕走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傷患。

這樣應該不算出賣文太吧。聳了聳肩,毫不在意的翹腳喝茶。

***

「拜託您了!文太前輩!」

文太困擾的看著最近三天兩頭一直出現的年輕人。一定是祐一那個大嘴巴。文太無奈的看著年輕人,說:「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,但我現在只是個普通的豆腐店老闆。」

「求求您,前輩!難道你願意看見本地車手輸給外地車手嗎?」

「哎呀……」為難的抓著臉,說:「我考慮一下。」

聽見文太的回答,池谷的精神為之一振,開心的說:「我明天還會再來一趟的,文太前輩!」提著藤原家的豆腐,漫步離開。

「真是麻煩……」想起自己兒子好像和自己說過交流賽的事,還為此和自己借車,文太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,開始在心裡打起了如意算盤。

「拓海啊!」

「蛤?」剛下課回家就直接被坐在客廳的文太叫住,「幹嘛?」

「你不是說星期六要借車,車子借你。」

一臉懷疑的看著文太,拓海有點警戒的問:「你怎麼突然要借我?」

「怎麼?想借你還不要啊?」

「沒有啊,只是……」一定會有附加條件。拓海看著不安好心的文太。

「星期六車子借你,但是你去要和對方比賽。」

我就知道。拓海二話不說直接拒絕。

「外加一桶加滿的油箱。」

「唔……」聽見這個附加條件,拓海有一點小心動。

看開始猶豫的自家兒子,文太再加碼:「再加一天不用送貨。」

「……只要上去和對方比賽就好嗎?」

上鉤了。文太心裡暗喜,表面上還是保持冷靜的說:「還要贏對方。」

「……喔。」拓海覺得自己被算計了,但是是自己有請求在先,只好摸摸鼻子,走回自己的位在二樓的房間。

而這個決定,改寫了拓海原本平順的人生。

03

比賽前一天的晚上,藤原文太喊來了正在房裡休息的藤原拓海,叫他來幫忙整理客房。

「客房?」拓海一臉疑惑的看著正在打掃的文太。

「有人要來借住一段時間。」看著幾乎變成儲藏間的客房,文太指了指房內堆積如山的雜物,說:「兩個人整理比較快。」

兩人便開始著手清理,奮鬥了半個鐘頭,終於把裡面都打掃乾淨了。

「天吶……這裡是異次元空間嗎?」塞的東西也太多了吧!拓海疲憊的坐在已經打掃乾淨的客房地板上。

「太久沒整理,就會變成這樣。」點了根菸,文太靠在門邊休息,說:「辛苦你了。」

「呼……話說,老爸。」看了一眼剛才幾乎都在指揮自己打掃的文太,問:「你說要來住的人是誰?」

「是你住東京叔叔的小孩。」文太隨意地吐了口煙,說:「似乎是要來這裡讀書。」

「是喔。」不太感興趣的拓海打了個哈欠,站起身,「我先去洗澡喔,用得滿身灰塵。」

「去吧。」文太把客房的單人床換好床單後,走去廚房,開始準備兩人的晚餐。

***

隔天,星期六,拓海依舊要去上學,雖然只有半天,但對每天要一大早起來送貨,且昨晚又做了勞動的拓海來說,想睡到一個不行。

一到校,就開始聽著精神超好的阿樹興奮的說著今晚的交流賽,聽到一半,拓海開始神遊,直到被人打頭,才痛得回過神來。

「幹嘛?」摀住頭上被打的部位,拓海有些不開心的看著兇手。

「那邊!」順著阿樹指的方向,教室外頭站了一個頭髮過肩的可愛女生。而那女生看見拓海在看她,就朝著他揮了揮手。

「你認識那個女生嗎?」阿樹激動的問還呆愣住的拓海。是個正妹啊!阿樹表示想認識。

「是覺得有點眼熟,但……」沒等拓海說完,那女生走了進來,停在拓海的桌位前,開心的問候:「好久不見,拓海哥!」

「那個……我們認識嗎?」雖說有點眼熟,但還是不知道眼前的女生是誰。

「是我啊!沙希!」女孩看著還一臉困惑的拓海,有點不悅的說:「竟然忘了自己的堂妹,太過分了!」

聽到了關鍵字,拓海如夢初醒,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,說:「啊!宗介叔叔的女兒?!你不是在東京?怎麼會在這裡?」看著身穿水手服的沙希,聯想起昨晚文太所說的話,「你就是要來住我家的……!」

「嗯!請多多指教嘍,拓海哥!」女孩笑得燦爛。

***

學校中午就放學了,難得不用打工的兩人站在校門口,等著還沒從教室出來的沙希。等了一會,沙希的身影出現在校門口,三人便一起走回家。

「沒想到這麼可愛的女生竟然是你的堂妹!」阿樹仔細地看了看兩人的臉,說:「明明一點都不像!」

「堂兄妹長得像才奇怪吧。」拓海推開貼近觀察自己臉的阿樹,一旁的沙希也對此同意的點點頭。

「這麼說好像也沒錯。」看到路旁停泊的汽車,想起今晚的交流賽,阿樹開心的大叫:「啊啊!就是今天啦!」

「今天?」沙希好奇的看著突然大叫的阿樹,問:「今天有什麼活動嗎?」

「今天秋名的車隊要和其他地區來的車隊比賽,我已經期待好久啦!」阿樹激動的跳來跳去。

「是公路競速嗎?」沙希雙眼發亮的看著阿樹,問:「什麼時候?」

「今晚十點。」看著眼神明顯不同的沙希,阿樹試探性的問:「沙希也有在關注公路賽嗎?」

「當然有!」沙希激動的說:「我最喜歡公路賽了!既自由又帥氣!」

阿樹既驚訝又開心的看著她,主動邀約:「晚上沙希要去看比賽嗎?拓海要載我上去,順便載你一個!」

「好啊!好啊!」看向一旁常態性發呆的堂哥,問:「可以嗎?拓海哥?」

「……啊?」回過神來的拓海,一臉愛睏地看著兩人。

「……」阿樹瞪著拓海。要不是看在兩人是好朋友的份上,阿樹恨不得把給他掐死。

「……」沙希表示堂哥的放空功力又更上一層樓了。

***

位於高崎的高橋宅內,坐不住的高橋啟介在高橋涼介房裡走來走去,這讓在打報告的涼介放下手邊的工作,說:「你這樣走來走去,時間也不會過得比較快。」

「我知道,但就是靜不下來!」啟介煩躁的抓了抓頭,停下腳步,看著翹著腳,坐在電腦椅上的涼介。

丟了兩本有關機械理論的書到床上,涼介笑得優雅:「既然靜不下來,就把這兩本讀一讀吧,等等抽考。」

「等等!大哥是在開玩笑嗎?」看著對自己笑得溫柔的涼介,啟介知道自己再不走,真的就要背下床上那兩本機械理論的內容,立馬轉身跑離房間:「我、我先去保養FD了,再見!」

啟介一離開,房間回歸了以往安靜。看著螢幕上從開啟到現在,根本沒動過的報告,涼介其實本身也靜不下心來。

突然出現的無名車手,還打敗已經進步了不少的啟介,涼介對於今晚也許能一睹其真面目感到相當期待,而這也是他難得會出現的情緒。

瞄了眼電腦右下角顯示的時間,距離比賽還有五個小時。涼介發自內心笑了出來,期待著夜晚的到來。

tbc

评论(6)
热度(30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