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One more time 07 (涼拓)


07

今天高橋涼介又來了。

自備筆電坐在車上的涼介,抓緊時間完成永遠做不完的醫學報告。已經兩天沒有好好睡覺的涼介,疲憊地捏了捏鼻樑。

「高橋先生怎麼又來了?」遠遠就看見顯眼的白色跑車,拓海把86停在FC前,走到車窗旁問。

「叫我涼介就好。」一見到拓海,馬上收起疲憊的神情,微笑看著窗外的男孩,說:「早安,藤原。」

「早安……」一臉奇怪地看著連續出現兩天的男人。

闔上筆電後,涼介離開FC,站在拓海旁,說:「Night Kids的中里已經向你下挑戰書了吧。」從車裡拿出兩罐罐裝咖啡,拿了罐給拓海後,問:「考慮得怎樣?」

「我打算拒絕對方。」喝了一口涼介給的咖啡,拓海說。

「對方下了戰帖,被挑戰的車手就一定得接受,這是山路攻略車手的潛規則。」涼介雙手抱胸,繼續說:「拒絕的話會被當成是在避戰,Speed Stars的聲譽也會降低。」

「可是我又不是車手,也不是Speed stars的成員。」雖然池谷曾邀請拓海加入,但拓海拒絕了,而早知道拓海會拒絕自己,池谷沒有在強迫他,只說如果有活動在邀請拓海去,雖然還是覺得麻煩,但不好意思在拒絕人家的拓海只好答應。

回到這個問題上,拓海一臉麻煩的說:「而且當初會去比賽也不是自己願意的。」而是為了加滿的油箱以及不用送貨。當然拓海沒有告訴他。

涼介直直地看著拓海,看得他有點彆扭地別開眼神,有些惱羞的說:「要不是為了幫家裡的忙,我根本就不會想主動去開車!」

見他這樣,涼介嘆氣,「我不認為一個討厭開車的人會擁有這麼好的技術,我想你是喜歡開車的,只是你自己還沒意識到而已。」

涼介轉身打開FC的門,在進去前,態度認真的看著拓海,「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。」

「畢竟我不希望一顆耀眼的新星在未來消失。」

涼介離開之後,拓海看向陪伴自己五年的86,低聲問著自己:「我真的喜歡開車嗎……?」

***

「Night Kids的中里毅,之前有聽過他的傳聞」史浩想起之前從車友那聽來的消息,說:「聽說他在妙義的下坡已經無人匹敵了。」

「嘖!這我可不相信,」啟介不屑的說:「開32根本沒有技術可言,只不過是車子性能好罷了。」

「是這樣嗎?」無視啟介疑惑的眼神,涼介啜一口茶。

現在三人坐在赤城的簡餐店裡談論事情。聽見啟介的發言,史浩笑了笑,「啟介真的很討厭32啊。」

「不過涼介,這樣被中里先行一步好嗎?」史浩有點擔憂,「我們無法戰勝的86如果被中里打敗的話,外界會認為Red Suns的能力不及Night Kids,而中里的目的應該就是這個。」

「我想這個可以不用擔心。」啟介托著頭,說:「能戰勝86的人並不在Night Kids裡,而且論秋名的下坡,除了大哥外沒有人能當他的對手。」

「而且那輛86速度很快,技術也好得驚人。」

聽啟介這樣講,史浩也感到困惑,「大馬力的新款FD竟然跑不過馬力較小的舊款86,這個我怎麼想都想不通。」

「有時候馬力大反而是弊端。」涼介分析,「秋名山路的直線路段段而少,油門全開的時間相對也就少,能發揮大馬力的時間理所當然也就少之又少,這點啟介你應該再清楚不過了。」

「的確,在跑秋名時能油門全開的時間的確不多,有時油門加到最大,遇到彎道就得被迫放鬆油門,亂不爽的。」啟介回想起當時比賽的場景,有種「原來如此」的感覺,但啟介還是感到不解,問:「那那輛86是怎麼一回事,轉彎怎麼可以這麼快?」

「86的引擎是屬於一旦減速後要回到最高速需要花上一些時間,為了在轉彎時不失速又能順利過彎,86理所當然練就出這般本領。」涼介露出感興趣的笑容,說:「這應該是他長期跑秋名山練出來的技術,真是有趣。」

「但照你這麼說,四輪傳動的R32不就勝算比較大嗎?沒有轉彎失速也沒有減速後加油門慢的問題!」史浩有點擔憂,他可不想讓人以為Red Suns的實力比Night Kids弱。

「這你大可不用擔心。」涼介放下已經見底的茶杯,說:「這件事我會解決的。」

解決?怎麼解決?啟介和史浩一臉不解地看著笑得愉悅的老友/大哥,覺得恐懼。

***

到了比賽當天,拓海還是沒有拿定主意。雖然加油站的大家都在勸自己去赴約,畢竟他們不希望秋名下坡最速的拓海被認為是個膽小鬼,而且這樣有損秋名車手的顏面,但從他們的話語中都透露出「86怎麼可能贏得了32」的訊息,連立花站長都特地在上班時把他叫到休息室裡,告訴自己32有多麼厲害,86絕對不可能贏得了。當然這只是立花祐一擅長的激將法,不過拓海永遠都不會知道就是了(笑)

聽得很不是滋味的拓海,現在正靠在86上喝著涼介給他的咖啡。

這幾天清晨涼介總會在同個地點等拓海,總是會帶著罐裝咖啡來慰勞他,第一天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拓海,到了第五天已經感到習慣,接過咖啡就直接喝了起來。

而在這五天的相處之下,拓海對眼前這個男人逐漸開始產生了信任感,不是對池谷與阿樹那般朋友的信任,而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,但目前拓海還無法歸類那種感覺。

把玩著手上的咖啡罐,有點猶豫不決地開口:「那個涼介先生……86要跑贏32真的是不可能的事嗎?」

「怎麼突然這麼問?」

「沒什麼……只是認識的人都認為贏不了,有點好奇涼介先生的想法罷了……」甚至是有點在意……

笑著看向把頭低著但眼中卻不服輸的拓海,涼介說:「正常來說是不可能贏的,但如果是你的話,結果就很難說了。」

聽到涼介與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回答,驚訝地抬起頭看著他,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單看車子性能的話,要贏根本是天方夜譚,但……」將手放在還滿臉驚訝的拓海肩上,直直的看著他,「擁有如此精湛技術的你都曾經用86打敗過車子馬力比你高上許多的啟介,要打敗駕駛32的中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「而且我也不希望你輸給除了我以外的人。」涼介非常認真且充滿自信地說,而涼介認真的語氣加上他帥氣的臉龐,讓拓海一直盯著他的臉看,直到涼介叫了聲他的名字才回過神來。

「啊、啊!抱歉……」拓海趕緊低下頭,匆促地說:「謝、謝謝涼介先生告訴我你的想法,我先走了!」便趕緊上車,加速離去。他可不想讓涼介看見他滿臉通紅的樣子。

「看來那東西是不需要了。」是我太小看他了。

若有所思地望著落荒而逃的拓海,想起他剛才可稱作是可愛的反應,涼介不自覺地露出了個溫柔的笑容,過沒一會,笑容消失,恢復成平時精明冷淡的高橋涼介。駕著FC回到赤城,開始了他身為實習醫生及高橋醫院接班人的一天。

而FC副駕駛座上靜靜地躺著一個資料夾,裡面放了有關R32的資料,包括了它的強項以及弱點。

tbc

评论(1)
热度(19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