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One more time 09 (涼拓)


09

R32與86同時出發,毫無疑問的是起步較快的R32領先在前,86則緊緊跟在後頭。

「FC也跟上去了!」一旁的觀眾驚呼。

高橋涼介載著弟弟啟介跟在86後面,形成三車一同競速的狀態。

「這場比賽難道演變成爭奪群馬下坡最速的把比賽了嗎?!」我好興奮啊!

現在FC車內,緊緊跟著前面兩台車的涼介說:「我們現在是在最佳位置觀戰,啟介,你要仔細看清楚那輛86的路線跟跑法。」

「好的,大哥。」看著還有餘力和自己對話的涼介,啟介真心佩服自己的大哥,如果是自己肯定無法分心說話。

而開在前面的中里毅用後照鏡看見跟上來的FC,冷笑一聲:「我今天就要讓你看看華而不實的飄移跑法是跑不贏我和32的抓地力跑法的!」

克服了32車頭過重以及轉向不足問題的中里,相當熟練的快速過彎,緊追在後的86完美的四輪飄移讓中里大吃一驚。

「從後面看他的飄移簡直是藝術……不浪費絲毫時間的四輪飄移,那可不是件簡單的事。」涼介感嘆,「他在車子的極限之內,把它控制得如同是自己的手腳一般,連我都無法把FC控制得如此完美。」

「這樣簡直就像是不要命了一樣!」上次跑在前面所沒察覺,現在跟在後面真的太誇張了!

「但是86逐漸被32拋離了,他真的能贏嗎?」啟介心裡的不安慢慢升起,「如果他輸了,Red Suns的臉可就丟大了!」

「這你不用擔心,賽道前半部雖然對他不利,但到了後半部,他身為下坡專家的實力才會真正展現出來。」


***

到了後半段,高速彎道變得比較多,讓32的前輪負擔變得很大,也開始有煞車過熱的問題。

用後照鏡看著緊追在後的AE86,中里開始後悔沒有在前半段拉開距離。沒有想到一台出廠十幾年的老車竟然能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,一時的輕敵卻讓自己陷入了困境。中里咬牙,不讓出任何可以超車的空間,死守領先的地位。

眼前就是五個連續髮夾彎,中里繃緊神經,死守內線不讓後方的86使用水溝過彎。

「高橋啟介就是在這裡被那技巧擊敗,我可不會就這麼乖乖讓出內線!」

緊貼在後的拓海發現內線被封鎖,改從外線試圖超車,而這行為讓愛面子的中里相當不滿。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想從外線超車根本就是種侮辱!

「中里那傢伙精神開始動搖,86準備要超車了!」涼介看車子開始不穩定的32,知道他已經被86所做出的行為給影響,加上前輪的負擔,差不多要分出勝負了。

果不其然,在第四個髮夾彎,86成功超車,但32就沒有這麼幸運了,在與他並排爭道時擦撞到一旁的護欄,導致車子打滑,打橫在路邊。

見狀FC繞過停在路旁的32,跟著86一同消失在彎道中。

中里走下車,看著兩車消失的方向,雖然輸給他,但使盡全力比賽後的結果,心情卻是如此平靜。

「真是個厲害的傢伙,是我輸了……」點根菸,蹲在被刮花的車身邊,心疼的摸著愛車,畢竟重新鈑金一塊可不是個小數目啊!中里內心默默流淚。

山頂上——

在得知勝利者是拓海後,池谷等人高興的歡呼,與一旁愁眉苦臉的Night Kids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

「贏了!池谷前輩、健二前輩,拓海贏了!」阿樹開心的四處亂跳,無法壓抑住愉悅的心情。自己好友贏了大家都認為不可能贏過的32,真的是太厲害了!!!

「什麼?!贏得是86!」一旁的觀眾大喊,不敢相信4WD的32會輸給一輛86。

「怎麼可能!竟然不是32!」

「那輛86到底有多厲害,連稱霸妙義下坡的中里都敗給了他!」

聽到一旁傳來的對話,讓阿樹等人神氣到一個不行。86現在可是我們秋名飆車圈的驕傲!還是我的好朋友/學弟啊!三人內心吶喊。

看著像是開心到快飛上天的三人,和拓海一同上山的沙希失笑地搖了搖頭,真心覺得他們太誇張了。話雖如此,沙希還是為自家堂哥的勝利感到開心,畢竟他可是贏了與高橋兄弟齊名的中里毅啊!

但這對沙希來說都不是重點,直直的盯著四周各式各樣的改裝車,旁邊還停了高橋啟介的FD,身為車癡的沙希幸福到一個不行!

「來群馬果然來對了!!!!」沙希仰天大喊。

***

比賽結束後,86沒有在山上做任何停留的動作,直接開回市區。(沙希:幹!又放生我!)

一路上,腦海裡都是與狀態絕佳的86一同奔馳的快感,以及一路上緊跟在自己後面的白色FC。熟悉的車身讓拓海馬上就知道是高橋涼介。

比賽時,FC總是緊跟在自己車後,雖然不知道什麼理論還是技巧之類的東西,但跑秋名山已經有五年的拓海知道這有多麼厲害。一個跑秋名山路沒超過一個月的人,可以緊追在油門全開狀態下的86後,怎麼說都不是一件簡單事。

「沒想到涼介先生真的這麼厲害……」雖然之前聽沙希和阿樹說過他的厲害,但親眼看見後,讓拓海重新認識了那個大清早跑來秋名山找自己的涼介。

想到這件事,涼介之所以會一大早跑來秋名山是為了要說服自己與32比賽,既然目的達成了,他應該清晨就不會在出現在秋名山了吧……想到這拓海失落的情緒慢慢湧上來,直到回家,那股情緒都沒有消失。

把86停放好後,文太依舊抽著菸站在門口,看拓海走來,問:「贏了嗎?」

拓海點了點頭,繞過文太,直接走回房間睡覺。

「贏了就贏了,怎麼還露出那種失落的表情,還以為輸了呢!」文太看著兒子房間所在的二樓,不解地搔了搔頭。

秋名山腳——

「今天真是看了場精彩的比賽啊,啟介。」靠在FC旁的涼介說。

「是啊!精彩的移動攻擊,那輛86的ABS煞車系統一定相當好。」看似要從外側超車,實際上卻是踩了剎車讓86切到內側的移動攻擊,讓啟介印象相當深刻,這不是性能相當好的ABS是辦不到的。

「你在說什麼,啟介。」對於啟介的發言,涼介失笑地搖了搖頭,「86根本沒有ABS。」

「?!」啟介訝異地看著涼介,沒有ABS是怎麼做到如此精準的動作。

「那是人腳ABS。」涼介解釋:「自從有了ABS後,人們都仰賴著機械控制的剎車,但機械控制的剎車再怎麼厲害,還是無法勝過駕駛的靈活右腳。」

「我已經好久沒這麼興奮了……」那精湛的技術讓涼介激起了沉寂已久的鬥志,「那輛86是我要擊敗的目標。」腦中浮現總是感覺懶洋洋的拓海,涼介露出微笑。

啟介看著一旁露出笑容的涼介,知道自家大哥這回認真起來了。

tbc

耍廢耍得很徹底的我(顏面

评论(1)
热度(20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