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食性動物

頭D短篇 (涼拓&啟拓)

壓力大之下製造出來的產物,期末報告真的可以逼死一堆人(吐血

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三小(幹

角色偏差超嚴重 (真的超級嚴重),不介意就繼續看下去吧!

文筆差注意!!!



一二三木頭人  啟拓

某次D計畫比賽結束後,啟介把拓海拉到一旁,興沖沖的說要和他玩遊戲。

「玩什麼遊戲?」拓海一臉奇怪的問。

「玩一二三木頭人!你先當鬼!」一臉「我有詐」的啟介,不等拓海答應,把他推到距離自己十步遠的位置,讓拓海被對自己,開始遊戲。

「……一二三木頭人!」無奈的拓海也不好意思打壞啟介的興致,說完遊戲詞後,轉身看到已經從有點距離的位置移動到自己身旁的啟介,一動也不動。

但眼前的啟介卻突然說自己輸了,讓拓海哥不解道:「為什麼?你沒動啊?」

「我有動,因為我心動了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」我是不是要跟涼介先生報備一下啟介先生的頭腦壞掉了。



問路  涼拓

D計畫的賽道勘查通常都是史浩和賢太一起完成的。但這次涼介提議由他自己去勘查,順便還帶上了剛好沒有班的拓海。

難道是這次的賽道很困難嗎?史浩雖然疑惑,但還是將一直以來的工作讓給涼介,畢竟他是老大。

到了當天,涼介開著FC,輕鬆地將賽道跑過一遍,坐在副駕的拓海則認真的觀察賽道的路線,並記在腦海中。

在折返到一半時,涼介突然停下車,轉頭問一旁的拓海:「你知道那條路嗎?」

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拓海愣了一下,直覺認為是不是剛才有什麼路線走錯了,連忙拿起地圖問:「哪條路?」

「通往你心裡的那條路。」

「………」拓海覺得心很累。




髒話

D計畫內部制定了一個新的規定,讓啟介非常頭痛,「媽的……訂什麼鬼規定啊……」

「啟介先生你罵髒話,罰一百元。」聽到啟介爆粗口,拓海默默飄過來。

「嘖!罰就罰,才區區一百元而已!」啟介一臉不爽的拿出一百元交給負責管理的史浩,而這也是他在規定執行後,第十七個一百元。

而在某天,啟介在赤城山練完車後,覺得有些口渴,走到販賣機前,準備在口袋裡撈零錢時,發現連一個銅板都沒有。

「怎麼可能?!」把褲子口袋找過一遍,沒有!跑回FD裡檢查放在車上的皮夾,只剩下兩千多元!

「……」啟介人生第一次體會到沒有錢的感覺。

幾天後,因為成效良好(啟介連一個髒話都不敢罵),禁止罵髒話的規定在涼介的命令下劃下句點。負責管理罰金的史浩則開始結算這一個月下來所收到的金額,一共是一萬九千八百元。

「這種規定似乎可以多執行。」史浩說:「還能補貼一點車隊的經費。」(啟介:別啊!!!)



無題  微量涼拓

我是一家貨運公司的送貨員,叫我山田就行了。前陣子我們公司來了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小弟,總是一臉睡不飽的模樣,讓較為資深的老鳥頗有微詞,但自從他第一次開貨車就能完美的倒車入庫的表現,讓本想電菜鳥的資深前輩無話可說。

而自他入公司以來到現在正好滿三個月,有人提議要不要替他辦個歡迎會之類的,讓一些一直以來都沒有藉口能出去喝酒的已婚男子們,二話不說直接答應。

「怎麼樣啊?藤原,你今晚有空嗎?」對他愛護有加的小野前輩攬著他的肩膀問。

他歪著頭想了一會,說:「我今天剛好有空,可以去。」

聽到他的回答,滿腦子跟本只想著喝酒的前輩們歡呼,嚷嚷著「今天不醉不歸!」、「我要從太陽下山喝到太陽下山!」

……我看你們根本沒有想要歡迎人家的意思吧。我在心裡吐槽。


下班後,我們直接前去位在赤城附近的聚餐地點,那裡是一家前輩很推薦的串燒店,空間很大。我們到的時候就已經坐滿了人,在服務生的帶領下,我們在距離門口不遠的位置坐了下來,已經蓄勢待發的前輩們馬上叫了兩瓶啤酒上桌,開開心心的喝了起來。

「前輩別喝太多啊,等等還要開車回去。」我提醒著。

「哎呀!你不說我都忘了!」大和前輩放下只喝了一口的酒杯,「不開車回去不行,明天還要開車上班。」

「呿!真掃興!」好心提醒還被說是在掃興,害我有種好心被雷打的感覺#!

「哎呦!田中,沒關係啦!我們今天本來就是要來歡迎藤原進入公司的,要喝下次再去公司附近喝就好!」小野前輩出聲緩頰,「來來來!大家以茶代酒,來乾杯!」

田中前輩雖然口中還在碎念著「本來想不醉不歸的」,但還是拿起杯子敬酒,畢竟小野前輩在公司裡可是最資深的。

在吃飯的期間,藤原一直很安靜,偶爾聊到有興趣的話題會發表自己的意見,而大部分讓他有興趣的都是有關車子的話題,這讓我有些驚訝,畢竟他看起來不像是個會玩車的人。

「看你對車子滿了解的,你也有在玩車嗎?」田中前輩問。

「嗯……算是有吧。」藤原回答的有點遲疑,「前輩也有在玩車嗎?」

「哈哈!現在比較少,年輕的時候可是幾乎天天往山上跑啊!」田中前輩開始說著自己年輕的事蹟,誇張的情節讓大夥們都笑了,成功的把氣氛炒了起來。

我們就這樣吃了一個多小時,等大家都吃飽喝足後,開始討論下一攤要去哪裡。

「附近的赤城山如何?」在大家都還沒有頭緒時,田中前輩提議,「晚上赤城山夜景不錯,而且還可以看人甩尾、秀技術。」

看大家都沒有意見,結完帳後,大家便跟隨田中前輩的腳步,準備去停車場牽車。

正當大家準備要踏出店門時,一個聲音叫住了藤原。

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,是一個超級帥氣的男人,說是個模特都不為過。而那男子有點驚訝地看著藤原,一臉就是「你怎麼在這?」的感覺。

「涼介先生?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這問題應該是我要問你才對,這裡可是赤城。」那個叫涼介的男人露出了笑容,打趣的說。

「唔……」藤原抓了抓臉,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「我和公司同事一起來吃飯,現在吃完了,正準備要去赤城山走走。」

「我正好也要去赤城山,不如一起走吧。」男子對著藤原微笑,藤原便有點臉紅的把臉側到一邊,男子一見到藤原錯開臉,便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……為什麼我有種藤原被調戲的感覺啊?


在進入山路後,路邊陸陸續續有一些汽車停在路邊,還有一些車從我們車旁呼嘯而過,讓我壓力有點大。

過沒多久,我們開到了一個空地,而在空地上已經停放了兩台車,一台黃色一台橘色,站在車旁的應該就是車主,而那兩人看起就一副不好惹的感覺。

「大哥你可終於來了!」那個一頭金髮的帥哥走向我們,在看見站在涼介旁邊的藤原後,驚訝的問:「你怎在這裡?」

藤原在說明原因後,那個叫啟介的男子,說了句「也太巧了吧!」後,便開始和藤原下戰書,說要和他比一場。

「啟介,你忘了我們RedSuns的規定了嗎?」

「可是我們現在算是同個車隊的,隊員互相交流應該沒關係吧?」這很明顯是個鑽漏洞的行為啊喂!

「你覺得呢,藤原?」兩人一起看向正在放空的藤原,等待他的回答。

意識到兩人在看自己,藤原想了想後,便答應了比賽。

「那我們就趕快開始吧!」啟介迫不及待的走向他那台跟他一樣高調的車,說:「怎麼樣?大哥要一起嗎?」

看著拓海用期待的眼神看著他,涼介無奈的笑了下,點頭答應。

看到三輛車排成一列出發的景象,讓聚集在附近的人沸騰了起來。突如而來的歡呼聲讓我和前輩們倍感驚訝。

「他們三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?」田中前輩顯得有點錯愕,隨便拉了一個站在旁邊的觀眾,問:「剛剛開出去的那三個人很有名嗎?」

那人瞥了他一眼,說:「你們應該不是車友吧,不然怎麼可能不知道鼎鼎大名的D計劃成員!」

「D計劃?」前輩們和我面面相覷,完全沒聽過這東西。

「D計劃是一支由群馬頂尖高手所組成的車隊,剛剛開著黃色FD跟熊貓色86的就是裡面的車手,現在遠征還保持著不敗的紀錄。」他顯得有些驕傲,「他們可是我們群馬飆車手的驕傲!」

聽完他的講解,我和前輩們皆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們剛才離開的方向,沒想到藤原是個這麼厲害的角色!

平常這麼愛發呆又一臉愛睏的人竟然是群馬數一數二的飆車手?!果然他媽的人不可貌相啊!



等他們三人回來後,田中前輩馬上走到藤原旁邊,誠懇的問:「藤原小弟,你能不能開車載我跑一趟?」

看起來有點錯愕的藤原,稍微想了一下後,感覺有點勉強的說:「可以是可以,但前輩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喔。」

「心裡準備什麼的才不需要,好歹老子以前也是有在跑山的,區區一趟山路算不了什麼!」

前輩說完後就直接拉開藤原的車門坐了進去,在百般無奈下,藤原也只好上車,載前輩跑一趟。

在出發前,藤原好像跟前輩說了什麼,前輩則是點了點頭,抓住車上的把手,和藤原點了點頭後,車子便開始加速,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。

突然旁邊傳來了個笑聲,我好奇的往聲音方向看過去,發現是那個叫做啟介的男子,他和站在他身旁的涼介一同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,並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……很好,我現在開始替前輩的人身安全感到擔憂了。

而之後證明我的擔憂是正確的,因為前輩一下車便衝到一旁的草叢開始吐得唏哩嘩啦,讓一副就在看好戲的啟介笑彎了腰,拓海則是一臉罪惡的看著前輩。

「……這、這他媽跟我所理解的甩尾完全不同啊!」已經從嘔吐中緩和下來的前輩,不敢置信的說著,「怎麼有人可以離護欄這麼近!太不科學了!」

看到前輩的慘狀,我和其他前輩們皆驚訝地看著藤原,深深感受到「人不可貌相」這句話的含義。

而之後田中前輩看見藤原就像看到鬼一樣的事我就不提了。


END


那個木頭人跟問路都是朋友曾經對我說過的話,害我差點把朋友從機車上踹下去(氣死

罰錢則是國高中階段朋友間為了禁止罵髒話所開始的遊戲

最後一個有bug就別在意了ˊㄇˋ


评论(10)
热度(41)

© 柒柒77 | Powered by LOFTER